Categories :

流放俄罗斯难忘故乡 卡维纳吉:河床就是我生命

“如果河床进入解放者杯决赛,我坐飞机回去看。”卡维纳吉,日前在接受OLE报的专访时,谈到了他重回解放者杯的梦想,他在俄罗斯的适应过程,莫斯科的生活,他对音乐和歌剧的兴趣。

--不,我不喝。看,在阿根廷,认为这里就是北极。但实际上,在房子里或商店里还是很温暖的。

--显然。但在冬天最冷的时候,我们去土尔其、马赛和荷兰待了40天做赛季前的训练。在外面待了那么久后,都不想回莫斯科了。

寒冷通过因特网传过来,卡维在俄罗斯的冬天忍受着我们这里冰箱里的温度,他通过email发了张照片,显示了那里积雪的情形。但比起环境的变迁,小牛其他方面的改变很少,他不停地说着。

--实际上我可以在一家“高乔”的烤肉馆吃到烤肉卷,而认识我的人从阿根廷来就会给我带牛奶糖。因此从这方面来说还真的不错。

--我一直怀念河床的球衣。无论我是在这里还是在别的地方。河床就是我的生命,但这不意味着我现在过的不好。

--是的,这里有很多美丽的地方值得去了解和参观。实际上,我在这里做了一些在阿根廷没做过的事。例如,那天我去了一个花样滑冰节。而且我还去看了几场网球赛。当然,红场和克里姆林宫很吸引我。现在翻译正在给我买歌剧的票。还有,我和女友还经常去艺术博物馆。

--据费尔南德斯的说法,你是没法靠画画生活的,他担保说他曾花不到十比索就买了你一张画。

--我们要和Malevo,Rolfi,Braca一起去,但我们希望温度能升起来。在冬天钓鱼就象是在画里,拿着吊钩一动不动。唯一的联系是语言。

--在俱乐部我们有一个翻译。慢慢地,我能听懂很多了。我们出去吃饭时,我用俄语点菜。我打的时也和司机说俄语。

--现在我觉得适应了。但这不容易,不是来到俄罗斯第二天就能觉得这里和阿根廷一样的。尤其是当时我没有参加赛季前的训练,我是单独和一个朋友在巴勒莫森林训练的。我到这里来,什么都不懂。最重要的是,我要面对的是全然不同的足球。现在我在三场比赛中进了两个球。

--你作为俄罗斯足球历史上身价最高的球员,觉得自己是明星还是普通的球员?

--看,俱乐部搞了个投票,要球迷投出最愿意和谁交谈。而我是得票最多的。我相信是他们看到了我在友谊赛上的表现,而想与我聊天。

--显然是的。我总是说我热爱国家队,她吸引着我。但这不取决于我,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我还年轻,21岁。

--我不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另外,当时有好几家俱乐部向要我,但河床的报价和他们肯出的价差的太远。唯一愿意出这个价钱的斯巴达克。

--这没可能啊。我的合同签到2009年。我希望能在这里闯出一条路来。不过,从感情上来说这吸引着我。

--我打算在这里完成合同,之后再看…我的想法是在还年轻时回去,直到结束我的职业生涯。

--我知道所有的事情。我一直和我在队中的朋友交流,通过互联网追踪比赛,看报纸的新闻。

--只需要有好运气。如果能和去年我们做的一样,只需要有点运气就能成为双冠王。

--我不认为我在俄罗斯的比赛任务能允许我回去。但如果能够,我会买张机票飞回去看,不管比赛是在哪儿进行。作者:风灵阿根廷足球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