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量子光学之父”诺奖获得者格劳伯23日来昆

他80岁高龄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他也是搞笑诺贝尔奖颁奖典礼的扫帚保管员。自1991年来,典礼结束后的现场他都去清扫台上的纸飞机。这个人就是罗伊·杰·格劳伯,人称“量子光学之父”。

这个集严谨、风趣于一身的人将于本月23日来到“云南科学大讲坛”,带领春城市民走进神奇的量子光学。这也是继诺奖获得者马丁·查尔菲,今年第二位诺奖获得者来到“云南科学大讲坛”开讲。

罗伊·杰·格劳伯教授1925年出生于纽约市,如今头上顶着“美国哈佛大学物理学教授”、“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等光环。大学二年级时,他被招募到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参与曼哈顿计划,那年他年仅18岁,是当时参与的科学家中最年轻的一位。

20世纪60年代,激光技术有了很大的发展,但是如何解释一些新的现象,如何对光本身的一些特性进行描述还缺少理论基础。1963年,格劳伯教授通过自己先驱性的工作,成功地应用量子理论来解释一些光学现象。诺贝尔物理学奖评委会赞言道:“格劳伯教授是能够回答蜡烛和激光到底有什么本质区别的人。”

另外,他创造性地提出了“相干性量子理论”,成功地描述了光粒子的运行原理,展示了光粒子的特性在一定条件下是如何影响它的运行方式。格劳伯指明,量子物理学观察到的激光与自然光相比,具有方向性、单色性和相干性好而亮度极强等特点。激光的这些特点正是有别于自然光之处,20世纪后半叶,众多科学家也正是利用激光的这些特点把它广泛地应用于自然科学的各个领域,为人类造福。他提出的“相干性量子理论”,不仅解决了现代光学的一些基础性问题,而且奠定了量子光学的基础,开创了一门全新的物理学学科—量子光学,因此被誉为“量子光学之父”。

在他快要过70岁生日的那一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奖提名,可惜最终这个奖项却没有落到他的头上,也就是在这一年,他开始怀疑自己对量子光学的研究,开始问自己是否能够凭着这项研究成果如愿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

正当格劳伯为自己怀疑自己而苦不堪言的时候,哈佛大学和剑桥大学幽默科学杂志《不可能的研究纪录》举办的“伊格诺贝尔奖”——又叫“搞笑诺贝尔奖”邀请他参加,格劳伯参加了这个活动,并和那些科学家们一起自娱自乐。该奖颁奖典礼结束之后,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会场,只有格劳伯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椅子上,他还在想着如何能够获得真正诺贝尔奖的事。也许是看到台上太多的纸飞机和颁奖留下的纸屑,格劳伯不由得拿起角落中的扫把,开始清扫起会场。

第2年、第3年……第5年,已经白发苍苍的格劳伯还是拿着扫把,早早地站在“伊格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上,他已经等不及那些人离开再扫地。就这样,格劳伯在伊格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上,当了整整11年的清扫工。

2005年,真正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落到了格劳伯的头上,这一年,格劳伯刚好80岁,人们以为获得了真正的诺贝尔奖,格劳伯不会再出现在伊格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上,更不会再拿起扫把。然而,这年的“伊格诺贝尔奖”颁奖典礼上,格劳伯又拿起了扫把,站在台上。格劳伯的一名学生冲到台上,想拿走格劳伯手里的扫把,格劳伯却对他的学生说:“你以为诺贝尔奖的真正获得者就不是常人,他们心灵就没有污垢?所以你不能拿掉我清扫心灵尘埃的扫把,要知道我在清扫颁奖会场的时候,其实也在清扫自己的心灵。”

此次活动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科学技术厅、中国工程院共同主办,将于本月23日下午3时,在云南大学科学馆举行“云南科学大讲坛”第37场讲座。格劳伯演讲的题目为《走进神奇的量子光学》。

对讲座感兴趣的市民可拨打本报热线免费获取门票,打进电线位读者可获得门票。同时,还可拨打讲坛联系电线申请免费门票。(记者孟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