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科学也可以幽默——搞笑诺贝尔奖!

  的科学幽默杂志。从1991年开始,每年颁奖一次。入选“搞笑”版诺贝尔奖的科学成果必须不同寻常,能激发人们对科学、医学和技术的兴趣。与其他学术奖不同,另类诺贝尔奖得主不会拿到任何奖金,得不到各方赞誉,更不可能使科学出现革命性进步,但是所有获奖的研究都曾在著名学术杂志上发表。按照传统,观众会在颁奖典礼上向讲台抛纸飞机。11年来,典礼结束后现场都由负责打扫。尽管罗伊·格劳伯2005年获得真正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可他仍然坚守职责。

  为了与正式的诺贝尔奖“分庭抗礼”,“搞笑”版颁奖常在前者之前一周举行。获奖者自费到场领奖,奖品是由廉价材料制成的手工艺品,4个星期内就会“土崩瓦解”,但颁奖者却是货真价实的往届诺贝尔奖获奖者。

  搞笑诺贝尔奖每年一次;其奖项既包括生物、医学、物理、和平、经济、文学等固定奖项,也包括公共卫生、考古、营养学等随机奖项。“搞笑诺贝尔奖”的获奖者是由《不太可能的研究之实录》的编辑们、科学家们(其中还包括几位诺贝尔奖获得者)、记者们和来自多个国家的各个领域的精英们组成的管理委员会选出的。

  颁奖礼时,得奖者只有一分钟的感谢词,若超过一分钟就会被台下负责监察的8岁女孩大喊:“请停止!我好烦!”(当然,不是一直不变)

  在颁奖礼期间,观众会不断地把纸飞机掷向台上,一直以来,台上的纸飞机都由罗伊·格劳伯扫走。2005年,这位每年都在台上扫走纸飞机的格劳伯首度在大会中缺席,因为他成为了真正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这个时候正在出席诺贝尔奖的颁奖典礼。

  据国外媒体报道,自1901年诞生以来,诺贝尔奖已经成为很多人心目中最高的荣誉。诺贝尔奖诞生90年后,1991年,诺贝尔奖的姐妹奖诞生了,这就是美国哈佛大学的一份刊物设立的另类诺贝尔奖,又称搞笑诺贝尔奖,能获奖的研究绝对让你捧腹大笑。

  别以为搞笑诺贝尔奖是无聊人为哗众取宠而搞出来的噱头,其幕后搞手其实是哈佛大学教授,部分颁奖者甚至是以前的正牌诺贝尔奖得主。

  每年10月,“搞笑诺贝尔奖”得主都会被邀请到哈佛大学参加颁奖典礼。与会者都会用热情的掌声和随手抛向空中的纸飞机隆重欢迎获奖者。每年的典礼都有一场“海森堡确定性演讲”,每一位海森堡演讲者演讲的时间被严格限定在30秒,而这种时间限制是由一位专业的足球裁判执行,任何一位超时的演讲者将被扔到台下。虽然看起来“搞笑诺贝尔奖”自评选至颁奖都在搞笑,但在其获奖者中也不乏饱学之士,甚至还有一些政坛要人,包括法国总统雅克·希拉克和美国前副总统詹姆斯·丹佛斯·奎尔,而这二者中雅克·希拉克的得奖无疑最能彰显搞笑诺贝尔奖的本质。1995年雅克·希拉克以在太平洋上进行试验的方法纪念广岛爆炸50周年,当年他就被授予“搞笑诺贝尔和平奖”。总的来看,虽然搞笑诺贝尔奖只是科学的自嘲,或者诺贝尔奖的“戏说”,但无论如何,它在某种程度上也促进了人类对世界认识的深化,更重要的是,它对和平的渴求是真实而严肃的。这一点值得肯定。

  日本的Atsuki Higashiyama和Kohei Adachi,他们研究了弯下腰时、从两腿之间看到的世界与平时是否有什么不同。

  获奖人上台二话不说先演示了一下,讲解完又邀请前排的朋友们一起演示(那可都是正牌诺奖得主啊!)于是老爷子们(今年颁奖人没女的)颤巍巍跟他一起弯腰……

  日本东山教授说,通过“胯下看世界”,风景的景深会缩小,远处的风景也会缩小并离得更近一些。

  此奖项同时颁发给查尔斯·福斯特,他在野外分别以獾、水獭、鹿、狐狸和鸟类的方式生活过一段时间,以及英国的汤姆·特怀茨,他用假肢延长了自己的四肢,以此模仿山羊的运动方式,并在山间与山羊作伴。

  马克·艾维斯和同事们,他们从销售和市场营销的角度,对石头的性格进行了研究。

  已逝的艾默德·沙菲克(Ahmed Shafik),他研究了穿聚酯纤维、纯棉或羊毛裤子会对老鼠的性生活造成怎样的影响。

  埃及开罗大学教授沙菲克透过利用不同物料替老鼠制造裤子,观察对老鼠的影响。

  他发现老鼠穿上聚酯纤维后,便会降低。沙菲克认为,研究结果亦适用于人类上。

  伊芙琳·德比(Evelyne Debey)和同事们,他们询问了一千名说谎者的说谎频率,并判断哪些时候可以相信他们的答案。

  心理学奖得主就找了1005个岁数不等的“骗子”,让他们数数自己在过去24h内说了几个谎。

  大众汽车公司,该公司在接受汽车测试时,总能神奇地自动减少排放量,以此解决了机动车排放污染问题。

  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境保护署发布通告,指控大众汽车公司的多款柴油汽车安装非法软件,在尾气排放测试中作弊,在实际驾驶中,这些汽车的污染物排放量最高达法定标准的40倍。随后大众承认他们在全球约1100万柴油车上加装了这种软件,时任大众CEO的马丁?温德文(Martin Winterkorn)引咎辞职。这就是轰动一时的大众门事件。

  2015年9月18日,美国环境保护署发布通告,指控大众汽车公司的多款柴油汽车安装非法软件,在尾气排放测试中作弊,在实际驾驶中,这些汽车的污染物排放量最高达法定标准的40倍。随后大众承认他们在全球约1100万柴油车上加装了这种软件,时任大众CEO的马丁?温德文(Martin Winterkorn)引咎辞职。这就是轰动一时的大众门事件。

  化学奖授予大众汽车,理由是通过"自动化方式"成功解决了汽车尾气排放问题,简直太精辟了,太合适了,只是很遗憾,大众汽车拒绝现场领奖。大众汽车要是去现场高兴的领奖就完美了,敢做敢当嘛!

  克里斯托弗·海尔姆申(Christoph Helmchen)和同事们,他们发现如果你身体左边感觉痒痒,只要你对着镜子,挠挠自己右边的身体,就能缓解痒的感觉,反过来也同样成立。

  戈登·彭尼库克(Gordon Pennycook)和同事们,他们研究了“如何鉴别政客假装深沉的狗屎言论”。

  盖伯·霍瓦斯(Gabor Horvath)和同事们,他们研究了为什么白色的马最不易受马虻叮咬,以及蜻蜓为什么会受黑色的墓碑的吸引。

  弗雷德里克·斯约伯格(Fredrik Sjoberg),他写了三卷自传体巨著,介绍了自己在搜集死苍蝇、或者快死掉的苍蝇时体会的乐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