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

归化是橄榄球运动的客观规律

在英格兰U20新星尼克·汤普金斯和比利·伯恩斯分别被威尔士和爱尔兰征召后,媒体对于归化球员这一话题展开热议。外媒RUCK对此展开研究,了解这些归化球员的出生地在哪里,以及他们是如何通过归化的途径获得代表队(National Team)参赛资格的。

根据世橄协规定,符合下列3个条件之一的,即可代表非本人出生地的所属协会(代表队)参加普通国际比赛:1、父母或亲生外/祖父母中一方的出生地;2、定居36个月,每12个月期间最少住满10个月为定居(2021开始改为60个月);3、间断的累计住满过10年。另外,如要参加奥运会及预选赛,必须还具有国籍。

在爱尔兰阵中有7名归化球员。其中CJ·斯坦德和邦迪·阿奇AKI是在成年之后转投爱尔兰吧,通过定居取得资格。斯坦德原来是南非国青队队长,而威尔·艾迪生和比利·伯恩斯都是英格兰U20的主力队员。

1.罗伯·赫林——钩球锋——南非,开普敦——祖父母2.乌坦·迪兰——锁球锋——法国,巴黎——父母

法国仅有4名归化球员,是六队中占比最低的,因为附加了一个特殊要求,只有持有法国护照(通常意味着加入国籍)的球员才可以代表国家队。

4.加布里埃尔·N’Gandebe——边锋——喀麦隆,杜阿拉——定居(9岁)

相比于2019年,归化球员比例已经下降了16%,但是16名仍然是六队之最。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半是通过外/祖父母出生地这一条款。如果下一步政策收紧,这样的归化通道将不复存在。

15.拉图·塔基维——边锋——澳大利亚,悉尼16.拜伦·麦奎根——边锋————父母

相比一年之前,埃迪·琼斯阵中的归化球员已经减半。但如果乔·柯卡纳西加和比利·武尼波拉(小武尼波拉)能上场的话,这个数字将会高些。目前本·泰奥、布拉德·希尔兹和杰克·克利福德已不在大名单中。

另外,根据不完全统计,2019世界杯中只有阿根廷、和乌拉圭3队中完全没有归化运动员。日本队的31人大名单中有16人出生在海外,包括1名韩国人,低于萨摩亚的19人、汤加的18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